你好,游客 登录
背景:
阅读新闻

你的下一份工作,可能就是机器人保姆

[日期:2018-01-19] 来源:搜狐科技  作者: [字体: ]

编者按:“机器人将会取代人类的工作,但也会给人类带来新的工作”。这在当下已经成为了一种共识。近日,《连线》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报道了一个机器人给人类带来的工作——机器人保姆。文章由36氪编译。

在洛杉矶国际机场酒店(LAX’s Residence Inn)住一晚,你可能会很幸运地遇到一位名叫沃利(Wally)的员工。

他的工作相对来说比较普通——给你提供客房服务,在酒店大堂和大厅里四处走动——但沃利处理起来要困难得多。例如,如果你把一个托盘放在门口,他就不能接近你。如果一辆手推车挡住了大厅通道,他就不能把它推开。但幸运的是,每当他遇到了麻烦,他都可以求助。

沃利是一个机器人——具体来说,是Savioke公司的Relay机器人。而且,当它发现自己面临一个特别棘手的情况时,它就会依靠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呼叫中心的人类职员来帮助它摆脱困境。当沃利发出求助信号时,人类职员将会给出回应,并控制机器人,将机器人引导到安全的地方。

沃利的工作看起来似乎无关紧要,但它表明了我们离机器人革命的距离有多近。这些机器终于足够成熟,可以走出实验室和工厂——它们已经在那里生活了很久——进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了。但是, 尽管机器人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它们仍然在与人类世界作斗争。他们有时候会被卡住。他们会对一些情况感到困惑。他们会被袭击。这就催生了一种只有人类才能做的有趣的新工作:机器人保姆。

第一批将机器人投入到服务行业的公司,一直在悄悄开设呼叫中心,这些呼叫中心里有监控机器的人,帮助它们摆脱麻烦。“这是一种刚刚开始出现的东西,而不仅仅是机器人,”Symphony Ventures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戴维·普尔(David Poole)说,该公司为自动化公司提供咨询服务。“我认为,在监控设备方面将会形成一个巨大的产业,可能主要是在海外,无论它们是个人佩戴的医疗设备,还是监控起搏器之类的东西。”自动驾驶汽车也是如此。日产汽车承认,让一辆汽车自行驾驶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所以它想让人类参与到这个过程中来。

这听起来可能有点反乌托邦的意味:一个大房间里挤满了专门负责满足机器人的奇思妙想的人类。但它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机会,让我们得以窥见机器人未来的工作性质,以及人类与机器的互动和适应机器的方式。

奇怪的是,Relay将其机器人呼叫中心外包给了一家名为Active Networks的公司,该公司运营着传统的呼叫中心。这意味着从事这项工作的人必须接受新的培训,才能与机器互动。事实上,他们仍在不断接受训练。他们会定期聚在一起讨论他们遇到的问题。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好像我们正准备接电话一样,”负责管理呼叫中心运营的马库斯·韦弗(Marcus Weaver)说。“我们必须改变代理商的思维模式,让他们通过门户网站来处理请求,而不是通过电话。”

不过,这些保姆的工作可能是短暂的。机器人呼叫中心是一个权宜之计。机器人还没有准备好独立,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不会发展到这一地步。“我完全可以看到,最终我们将会达到一个不需要人类参与进来的程度,”Relay的制造者Savioke的首席技术官泰莎·刘(Tessa Lau)说。这个想法是让机器人在现实世界中得到一点帮助。“我们正在试验这种新技术,这是同类产品中的第一种,”刘说。“我们仍在努力解决问题,我们仍在让Relay变得更加可靠、更加自主。”

当然,这里的风险是相当低的——如果他们的客房服务有点延迟,并不会有人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但另一个名为塔格(Tug)的机器人,由匹兹堡的Aethon公司制造,它在医院工作中扮演着更为敏感的角色。它向医生和护士运送药物、亚麻和食物等。塔格并不是员工的替代品,而是作为一名日益重要的同事,让员工可以腾出时间来做只有人类才能做的事情,比如和病人交谈。尽管如此,塔格还是会被混乱的情况困住,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呼叫中心的存在会让客户心里有些保障。

“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来等待文化的改变,来让人们想要使用自动驾驶汽车,”Aethon的彼得·希夫(Peter Seiff)在去年11月接受《连线》杂志采访时告诉我。 "所以我们把这个后台建成了一个系统,在那里我们可以让客户感到放心,因为机器正在被监视,即使他们对我们有信心,他们也可以让自动车辆在他们能够控制的范围内行驶。"

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同意被机器人监视。去年年底,Knightscope的一名安全机器人在旧金山SPCA附近巡逻时,一群人在那里搭起了一个营地,袭击了它。“当你住在户外的时候,缺乏隐私会让人失去人性,公众的眼睛总是盯着你,”旧金山无家可归者联盟的执行总监珍妮弗·弗里登巴赫(Jennifer Friedenbach)在去年12月告诉《连线》杂志。“当夜晚来临的时候,身边就不会有太多人了,这真的是一种解脱。然后,这个机器人就会四处走动,来记录你的情况。”

当你让“保姆”从远处看机器人的摄像头时,隐私问题会变得更加复杂。一个与安全机器人互动的人可能会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正在被记录下来,但他们可能不知道的是,Knightscope的工作人员全天候待命,以监控机器人。到底是谁在看呢?(Savioke的Relay机器人,但当它靠近客人的门时,会模糊视频,以免看到一些不应该看到的东西。)

当幕后有人的时候,机器人就会开始出现图像问题。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服务机器人的价值在于它的公正性。它的工作是为客户服务。但是,呼叫中心的存在让这个说法遭到的质疑。机器人保姆有多少控制权?什么时候机器人是保姆在操控?什么时候它只是一个单纯的机器人?

Savioke很早就遇到了这个问题。“我们担心的是,我们试图创造一个特定的角色,”刘说。“他很友好,很乐于助人,他很有礼貌。”但是如果由我们的呼叫中心控制了机器人的行为,比如在屏幕上输入文本,我们就无法控制人们输入的任何内容。”

Savioke最终决定限制这些保姆的权力。“他们可以控制机器人去送货,他们可以用有限的方式让机器人到处走走,但我们决定不让他们去操纵机器人,因为机器人真的不是一个遥控玩具。”

这是人类与机器人互动的一个有趣的转折,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它催生了一个完整的学术领域。例如,机器人应该如何预测我们的行为?你应该如何设计机器人来巧妙地传递他们的能力呢?现在有了机器人呼叫中心,当人类在千里之外控制机器人的时候,这种动态变化是如何发生的呢?

“理想情况下,你应该能够在更高层次的界面上与机器人互动,引导更高层次的行动来帮助机器人摆脱困境或解决问题,”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研究人类与机器人互动的安卡•德拉甘(Anca Dragan)说。“这些高水平的行动应该是什么,仍旧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还有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是在远程操纵机器人的心理效应。考虑一下无人机操作员,即使他们在电脑显示器后面舒服地坐在那里,他们也能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这并不是说,那些照看Relay和其他机器人的保姆也有同样的危险,但这里面有一些有趣的心理暗示。例如,与机器相隔离是否会鼓励人们的不道德行为?

我们肯定会找到答案的。当然,机器人保姆的工作可能是短暂的,因为机器会变得越来越成熟。像孩子一样,机器人长大了,保姆就要准备失业了。但对于某些机器人来说,人类可能一直在那里——随时准备救援。

原文链接:https://www.wired.com/story/job-alert-how-would-you-like-to-babysit-robots/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stor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