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背景:
阅读新闻

在人工智能时代,我们还会被别人扼住喉咙吗?

[日期:2018-05-02] 来源:百度百家  作者: [字体: ]

自中兴事件发生以来,我国在核心芯片领域被美国遏制脖子的现实,就深深挫伤了国人的科技自信心,但在芯片领域的现实差距下,悲伤显然已是无济于事,更应该做的是脚踏实地的在基础研究领域付诸努力,争取早日取得突破。

而抛开芯片领域的悲伤现实,事实上更值得关注的一个问题是,在芯片之外的其他领域,诸如关乎未来竞争的人工智能领域,假设有朝一日也发生中兴类似事件,我们还会被美国扼住脖子吗?

要回答这个问题,事实上我们应该回溯一下在人工智能领域,我国所处的基本现实。

但值得欣喜的是,在“政策支撑、资金支持、数据富集、人才回归”的助力以及技术爆炸的多重势能协助之下,我国在人工智能领域正快速起飞,成为了与美国并驾齐驱的人工智能研究、落地应用大国。

此前据《经济日报》报道,相关数据显示:从2012年开始,我国在人工智能领域新增专利数量已经开始超越美国,而从2014年开始,在深度学习领域(当前人工智能的主要突破领域),从论文发表数量和被引用次数两个标准看,中国均已超过美国,人工智能企业融资规模仅次于美国,位列全球第二,涌现出了诸如商汤、旷视等一大批具备世界竞争力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

百度、阿里,腾讯、科大讯飞、搜狗等公司,对于人工智能领域的大力投入,使得语音识别、人脸识别、自动翻译、兴趣推荐、自动驾驶等在产业上实现了快速落地,拥有了世界顶级技术水平。

诸如百度的Apollo计划和DureOS这两大人工智能开放平台,已经分别在自动驾驶领域和智能语音识别领域,吸纳量为数众多的业界合作伙伴,使得人工智能产业生态格局初现。如我们所见:百度Apollo开放平台通过开源系统的共享模式快速吸纳着汽车产业力量。自其计划公布一年以来,已吸纳了奇瑞、金龙、福特、比亚迪等在内的100家合作伙伴,成为了车企们进入自动驾驶领域的底层推动力量,在实质上已经成为了汽车界的Android系统,日益构筑起了全球领导地位。随着今年7、8月和金龙客车合作的百度无人车进入小规模量产阶段,我国的无人驾驶事实上正在以更快的速度朝着我们走来。

并且,我们能够看到的是,我们在人工智能技术上,事实上已经规避了过往在IC领域未曾掌握底层核心的尴尬,面对人工智能技术,我们不仅有应用层的技术优势,也更拥有了人工智能底层原力——深度学习框架。而积极的对外开源,使得我们在人工智能这场关乎未来的竞争中,拥有了实现了从地基到砖瓦的全方位掌握的可能。

深度学习框架为何物,为何要积极开源?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其都显得分外陌生,但在人工智能领域,开源深度学习框架的却进行得是如火如荼。国外谷歌、Facebook、亚马逊等都在积极的将自家深度学习框架开源。

深度学习框架,简单来说其就是一套帮助你进行深度学习诸如进行算法训练、模型开发、应用部署的工具。对于深度学习框架,你可以将其视为一套积木,而积木等各个组件就是某个模型或算法的一部分。而开源深度学习构架,则相当于你可以自己设计如何使用积木去堆砌符合你数据集的积木。

也就是说深度学习开发者可以不再需要从复杂的神经网络开始编代码,而是可以依据自己的需要,使用已有的训练模型,自行训练得到模型的参数,也可以在已有模型上增加自己的训练层数,或是在一开始就选择自己需要的数据分类器。

而在此,我们也不难理解科技巨头们为何要争相开放自家的深度学习构架了。事实上除开所谓的便捷全球开发者的共享精神,其更是欲求以此吸引人工智能领域的开发者实现平台聚集,带来虹吸效应,以便在人工智能的竞争中赢得话语权。

试想:如果全球所有开发者都使用某种开源深度学习构架进行算法训练、模型开发、应用部署,那么这个深度学习构架就会是AI时代的底层事实标准,统治着整个AI生态,这是巨头们开源深度学习构架的核心所在。

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来说,谁掌握了这个底层,谁就拥有了生杀大权。诸如在这次中兴事件中,有消息传闻称美国政府要求谷歌对中兴手机关闭的Android系统,事实上就是一个开源系统,而我们更能看到的是我国当下的许多移动应用都是建立在Android这类美国开源基础构架之上的,所以我们时常能够听到类似于“XXX基于Android某版本”的话语。

所幸的是,在人工智能时代开源深度学习构架这件事儿上,中国并没有落下,也拥有诸如PaddlePaddle这类优秀的开源深度学习构架。

此前彭博社更是发文称,PaddlePaddle度学习框架,凭借易学易用、高效灵活以及提供丰富的算法服务等特点,自开源以来,其在中国开发者间的流行程度事实上已经超过了谷歌的TensorFlow深度学习开源构架。

这番成绩,无疑是对中国AI底层技术的巨大认可。而随着PaddlePaddle这类自主可控的深度学习基础架构在业界的大受欢迎,事实上我们也能预期和肯定的是:曾经芯片、移动操作系统时代受制于人的局面将在人工智能时代不复存在,因为我们掌握了底层核心。

在对于人工智能发展起到重要推动作用的算力芯片上,我们也看到了国产已经一改此前的慢半拍状态,而是从一开始就进行了自己的科学研究,此前BAT已经投资或收购了多家人工智能芯片公司,开始攻克人工智能芯片这一核心领域,而从现实来说,在这一领域,我们与美国正处于同一起跑线。

在此:事实上我们能够看到的是,在人工智能上,我国已经形成了基础研究、核心底层、产业生态构建的完美联动,而在此,事实上我们也可以说: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当下在芯片上遭遇的尴尬将不复存在。

而这也难怪Google前CEO,现Alphabet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此前在“新美国安全中心”举办的“人工智能和全球安全峰会”上就宣称:“到2020年,中国将迎头赶上;到2025年,他们将超过我们;到2030年,他们将主宰这些行业。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stor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