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背景:
阅读新闻

桑达尔•皮查伊执掌谷歌一周年:见证人工智能无处不在的时代(下)

[日期:2016-11-30] 来源:雷锋网   作者: [字体: ]

编者按:最近正值桑达尔·皮查伊掌管谷歌一年之际,这位低调的掌门人日前向 FastCompany 谈论了公司的现状、发展愿景以及公司的行事策略。因篇幅限制,雷锋网分上下篇为读者呈现。本文作者 Harry Mccracken,雷锋网老吕、Gavin.Z及奕欣编译及整理,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组织这个“组织”

尽管谷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公司在加利福尼亚的山城景还是一如既往,犹如世外桃源。10 月的一个下午,当我四处闲逛时,我偶遇到了“Chrometoberfest” 派对(谷歌员工享受啤酒和铜管乐队),看到了小型人造沙滩,沙滩上有谷歌员工在打排球。

谷歌有趣的创意和自下而上的创新——“20% 时间制”规定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鼓励员工跟随自我激情——并一直以公司的前景为核心。比如,皮查伊非常骄傲地提到的 Daydream VR新平台。该平台由 Cardboard 发展而来,而它起初是两个工程师利用额外时间研发的 VR 盒子。

到目前为止,皮查伊的谷歌现在有着 66,000 名员工。但不可否认的是,谷歌现在旨在以一种更加缜密且自律的方式来追逐首要战略目标。他说:“我们这种规模的公司,保持专注、追求卓越非常重要。你需要清楚的认识到作为一个企业,你的愿景是什么,弄清楚后全力去追求。”

Jen Fitzpatrick, VP, Geo:“没有桑达尔就没有 Google Assistant。 

Google Assistant 是他整合谷歌美好愿景的一部分。”

谷歌官方一直提倡合作。但是因为谷歌以往鼓励各个部门自负盈亏,各部门有时更像是占地为王,独立运行。现在,皮查伊引领谷歌朝着同一个目标前进:将他们自己研发的产品和服务与人工智能结合起来。

Giannandrea 的团队负责机器学习技术,他说:“最终我们研发了符合用户体验的产品,用户可以和智能手机聊天,让它自动搜索照片,或是让它给你讲个笑话。”

现在负责监管 Google Maps 的珍·菲茨帕特里克(Jen Fitzpatrick) 1999 年在谷歌工作(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注:她也是谷歌的首位女工程师),这是她当年的第一份实习。她表示:“桑达尔一直强调合作,尤其是在高级领导层。他使合作成为谷歌运营的核心价值观。”

戴安·格林(Diane Greene) 是著名的计算机科学家,VMware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雷锋网注:她也被誉为“虚拟化女王”)。她在皮查伊成为谷歌 CEO 后加入谷歌,现在负责重整 Google Cloud。 她说:“谷歌高级管理层通过邮件、谈话和会议等方式不断协调。我们都非常清楚我们现在在做什么,为什么这么做,我们想要什么成果。”

2016年10月4号旧金山发布会,谷歌发布了一系列新硬件。

[图片:Ramin Talaie/Getty Images]

在一 些情况下,皮查伊的谷歌计划不只是包括合作,还包括“中央集权”。在过去,不同的团队负责不同的硬件项目,结果是——比如各种各样的 Nexus 手机,平板电脑和 Media streamers——他们对谷歌或市场的影响都不大。(有一个例外: Chromecast 电视棒卖了超过 3000 万套。)

皮查伊说:“在过去我们会说,‘好吧,就这么做,开干吧。’而现在,我们会致力于通过多个产品周期来研发一款硬件。如果对一个产品的局部进行一次性简单修复,我们会很难解决长期存在的问题。”

为了确保未来的产品能为人工智能时代服务,皮查伊整合了所有与硬件相关的人力和物力,组建单个团队,并任命里克·奥斯特罗(Rick Osterloh)来管理。当摩托罗拉还隶属于谷歌麾下时, 奥斯特罗担任摩托罗拉移动公司的 CEO。但是那时,为了避免惹怒三星等 Android 手机厂商,谷歌将摩托罗拉的智能手机业务和其它业务隔离开来。 Osterloh 说:“我们和谷歌之间存在距离。当时就是这个样子。那会儿的确今非昔比。”

从四月份开始, Osterloh 砍掉了对公司未来发展并不重要的项目,比如 Project Ara——类似乐高的智能手机,它并没有按照原来 2015 年的约定时间出货。他表示:“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至关重要,因此如果想专注于什么东西,我希望我们忽略模块化产品,它很有意思,但是太复杂。”

谷歌的 Google Home 智能音箱将和亚马逊的 Echo 竞争,两款产品非常相似。但是 Osterloh 认为谷歌的想法并不是和亚马逊齐头并进,而是为了让 Google Assistant 渗透到市场每个角落:“向首先提出 Echo 产品的亚马逊致敬。但是很明显,我们需要通过谷歌智能音箱,让谷歌为用户带来服务。”

Rick Osterloh, 资深副总裁,掌管硬件部:“现在当我们交付硬件产品时,我们希望能确保用户体验非常棒。”

实际上,当谷歌有了一个统一的新愿景之后,硬件团队也在努力去适应。 Pixel手机深受好评。但是对于智能手机市场来说, Pixel 来得有点太晚了。 苹果几乎垄断了智能手机市场的所有利润,很多 Android 手机厂商也在苦苦挣扎。

奥斯特罗认为, Pixel 手机几乎是“Google 所能提供的最好的手机产品”,这也变相表明其他安卓手机并没有必要去炫耀谷歌应用和服务的优势。谷歌在硬件方面下了更多功夫,这能确保耳机等产品在 Google Assistant 的帮助下,表现得更加出色。

Greg Sterling 是 Search Engine Land 的特约编辑,他说:“这是苹果的套路——除非你能同时控制硬件和原件,否则你不可能获得最佳的用户体验。客观来说的确如此。市场上有很多不错的安卓手机,但是缺少软硬件的完美结合,导致用户体验还不够尽善尽美。”

Pixel 将会像 iPhone 一样利用电视广告来宣传,并在运营商 Verizon 的店里搞个合约机什么的。但是 Osterloh 承认,要在市场上引起注意,可能需要几代手机的努力。而且即使到那时,谷歌也不一定能成为最大的玩家。“这对我们来说还早,”他说,“对于这一代手机,我觉得我们的主要目标是给消费者们带来超级棒的用户体验。”

Google Assistant 也成了新的信息应用 Allo 的主心骨,该应用由皮查伊在 2015 年建立的通讯小组负责,皮查伊的老朋友福克斯则专注于运营。鉴于 Facebook 旗下已经有两款超 10 亿用户的信息应用(Messenger 和 WhatsApp),Allo 要想在市场翻盘恐怕也不大可能。不过,心很大的谷歌还是在该应用上下了重注,Allo 不但内建 Assistant 语音助手,而其还能借助 AI 技术,自动根据当时的上下文给用户提供一些智能回复。在重新定义信息自动化的时代,这些功能将让谷歌获得重大的领先优势。“我们认为这是技术进步中的典型思维转换,”Fox 说道。“我们认为谷歌的信息应用在解决问题方面已经取得了领先,因为我们在机器学习和 AI 领域已经潜心投入多年。”

Nick Fox,副总裁。“有了Allo,我们能够组合各项事务,

并让功能变得更加不同,而且非常、非常好用。”

不过,对于 Allo 这款产品的早期评价却出现了两极分化。对于许多谷歌新粉来说,这只是搜索巨头宏大计划的草稿,只有经历了时间的锤炼才能打造真正的宝石,但对于谷歌这样的公司来说,打持久战恐怕不是它的性格(例如曾经一心想成为 Facebook 杀手的 Google+—— 还没坚持几年就被谷歌打入冷宫)。不过,一直与皮查伊紧密合作的人却认为这位年轻的谷歌掌门人在对待产品时有十足的耐心。

“皮查伊每次谈起技术和历史,都喜欢用十年一轮回做比喻,”Giannandrea 说道。“他平易近人,因为皮查伊胸怀宏大愿景,而非那种只注重‘今天应该在某些问题上做什么选择’的人。”

“下一个十亿”

除了上述努力,皮查伊的长远计划中还有正在崛起的新兴市场用户,也就是他口中的“ Next Billion ”计划(意为下一个十亿)。“让地球上每个人都能接触到技术、计算机和知识是我一直努力的方向。”皮查伊在自己的个人传记中写道,他十二岁时才第一次见到电话,那时的电话还是古老的旋转拨盘固定电话。“我试图将这一理念注入谷歌的血液,我们在做任何产品时都要时刻谨记它。”

由于皮查伊印度裔的特殊身份,他对于自己祖国的态度也特别受到广泛关注。从公司角度来看,谷歌肯定不会放弃这一市场,因为这里有数不清的庞大用户群。而从皮查伊个人角度来看,印度也是他的情结所在。“我在印度学到了很多东西,”皮查伊说道,在移民前,他曾是印度理工学院的高材生,在这里拿到了冶金工程学位。“如果能让所处的公司为印度做些贡献,我一定会不遗余力。”

Facebook 在印度推行的免费互联网 Free Basics 计划,被印度人当成了硅谷帝国主义的代表,并最终灰溜溜地收场——被印度政府叫停。不过与 Facebook 相比,皮查伊在印度普及互联网的行动却受到了欢迎,谷歌在火车站建设 Wi-Fi 热点,省流量版的 YouTube应用大受好评。

“人们觉得扬眉吐气,一位印度人居然在领导一家超一流的世界级公司,”Sengupta 说道,他眼下在新加坡负责 Next Billion 计划的推广。“最重要的是,皮查伊在印度的举措诚恳而谦虚,这是赢得大家爱戴的最大原因。”

与其他公司硬生生塞给用户的做法不同,谷歌在新兴市场上推出的服务,在大多数发达国家也同样适用,这样用户就不会感觉自己被区别对待。“谷歌地图是 Next Billion 计划最早的项目之一,”Fitzpatrick 说道,她的团队起初就推出了本地地图功能,让那些付不起流量的用户也能用上导航。随后,这一功能因为方便成了谷歌地图的核心功能之一。

产品第一,挣钱第二

在谷歌的理想主义外壳下,我们不能忽略的是,其广告业务一直在反哺谷歌的梦想,无论是谷歌现在的项目,还是其母公司 Alphabet 烧钱的“登月计划”。今年第三季度,广告占到了谷歌营收的百分之九十,如果从整体来看,广告甚至占到了 99% 的营收。

如果 Google Assistant 要成为谷歌搜索的革新点,那就意味着谷歌必须将它变成主业,实现利润和使用率的双丰收。谷歌将要如何实现这一目标我们不得而知,毕竟 Google Assistant 一直是幕后产品,作为一个媒介,它很难与谷歌的广告产生交集。

不过皮查伊对此相当自信,他认为谷歌还是要先打造完美的用户体验,毕竟从谷歌创始人推出搜索引擎以来,这一直都是谷歌遵从的圭臬。

“我一直认为,如果你能有效地解决用户的问题,那么这条解决问题的公式中自然会潜藏着价值,”皮查伊说道。“从长远来看,这才是商业的本质。”

 

 

Diane Greene,谷歌云服务部门高级副总裁。

“人们看到谷歌正在向企业兜售服务。但这并不是一个长期的计划,在未来也不会继续下去了。”

然而,谷歌愿意在其他项目中不计成本地投入巨资,并不代表它们不想挣钱。谷歌首席业务官 Schindler 有很多下属都加入了谷歌的产品组,他们的任务就是让这些实验性颇强的业务逐渐变成熟。

“平台的不同决定了我投入精力的多少,”Schindler 说道。“支持广告业务的团队相当庞大,而负责AR/VR 等业务的,只是由一个聪明人带领的一支精英队伍。”

格林的谷歌云服务部门未来也很有可能成为谷歌的摇钱树,其规模甚至能与谷歌广告部门媲美。不过,谷歌在云服务上的愿景已经在亚马逊的 AWS 服务上得到了先期实践。但该产业依然只是刚刚开始,未来其规模可能会达到万亿级。

在谷歌眼中,它们的 AI 专家在未来也会成为公司的有力竞争优势,谷歌为自家产品开发的机器-语言技术未来也可以卖给其他厂商。“我们在云服务领域看到了巨大的机会,”皮查伊说道。“只用‘大’(big)这个词恐怕根本无法概括它的全貌。现在我们可能只抓住了 1-2% 的机会而已。”

对于皮查伊表现出来的那份让人敬佩的品质,其实更像是一种管理策略,推动着谷歌不断实现一个又一个目标。

“如果你能成为公司上上下下的协调人和润滑剂,那么公司里绝对会出现惊人的倍增效应。”皮查伊在采访中如是说。“如果将这一切倒转过来,则会事倍功半。”在采访中,皮查伊总是面带微笑,他认为谷歌的目标是打造那些“可以影响数十亿人的产品,最重要的是用户能用得开心。而这正是他们正在努力解决的,富有意义的问题。”

via FastCompany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