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钛媒体独家复盘 2016:一年前的预见,一年后的反思

[日期:2017-01-07] 来源:钛媒体  作者: [字体: ]

过年的一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剧变。

黑天鹅不断地在已经被人们封为真理的“并无新事”的现实世界中起飞,每次都让人措手不及,每次都出乎人们的意料。变化的不止是世界,也是整个商业的逻辑和价值链。或者说,这个激烈变化着的世界和商业实际上都受相同的力量的驱动。

在我们看来,2016年发生的最具改写历史意义、成为未来历史书中是年最浓墨重彩一页的事件是,AlphaGo 在五番棋大战中以4:1的悬殊比分战胜了李世乭。吊诡的历史轮回是,就在20年前,Deeper Blue 以极其微弱的优势击败卡斯帕罗夫(Garry Kasparov),从那时起,人们就已经开始对人工智能产生了畏惧和担心,而现在,在围棋这项被认为是代表人类最高智力水平的运动上,人类完败于人工智能,类似的担忧和惶恐又怎能不加倍。

人类并非万能,即使我们有了自以为是的“机器人三定律”,但是却无法毫无愧色地声称我们就一定是万物之主,《人猿星球》(Planet of the Apes)和《终结者》(Terminator)以及更多的故事,已经为我们幻想了一副耸人听闻的未来图景——自大的人类终于被动物和人工智能反制,成为奴隶和被管制的对象。

我们是应该继续相信技术一定会让未来更加美好,还是对此怀着起码的戒备担忧呢?

在世界线的演进狂飙已经突破我们想象力的这一年,我们又是否还能对未来的和平、繁荣和可持续发展怀着一如既往的信心呢?

在这个世界和商业都发生着眼花缭乱的变动的这一年,我们又如何在即成的思维价值观体系和新的现实之间寻找到平衡,面对新的现实和趋势,我们又如何建构起一套新的价值观和思维体系呢?

我们回顾对2016年的预测,回顾着这一年发生的种种,不禁怅然发现,世界变化如此激烈,即使我们侥幸命中些许趋势,但对它的大局,我们依然感到无力理解和迷茫。

即使有着这种困惑和怅惘,我们还会年复一年地进行下去。而且,我们还会更加责无旁贷地提出我们对未来的见解(钛媒体独家2017年预测将在钛媒体网站、App、微信平台陆续发布),然后反思,事实上,这种建构和反思的过程本身就是历史的一部分。 

这就是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也是世界还值得我们为之奋斗的原因。

商业地产

寡头浮现

实现度:★★★✩✩

2014年,由腾讯、百度和万达三家公司大张旗鼓组成合资公司的消息着实让人为之一震。然而,到了2016年,飞凡声称三家并未实现投资性合作,自始至终都只有万达一家公司在进行这个游戏。互联网公司试图借助商业地产重塑业态的尝试悄无声息地结束了,甚至还没有开始就宣告终结。

于是,在商业地产领域,留给来且玩得最得心应手的依然是那些传统的巨头,他们可以笨拙地借助互联网的力量慢慢重塑自己,商业地产的核心依然是基于线下的商圈、地产,其中存在的门槛和复杂度远远超过其余行业巨头的想象。

当商业地产这个游戏进行到今天,资本和技术的力量发挥出越来越至关重要的作用,这就是典型的红海市场,在其中,最明显的就是马太效应。最大的几家巨头拥有最多的土地和开发经验,有最成功的案例和最丰富的资源,在资源优化配置的作用下,所有的资源和优势最终都只会集中在这若干巨头之中。

智能硬件

入口级产品倒闭潮来临

实现度:★★★✩✩

事实上,在2016年不止是手环、手表这样的入口级产品陷入颓势,整个智能硬件领域都渐渐从风口平静回落下来。

IDC 的报告显示,Apple Watch 在今年第三季度销量只有100万支,同比大跌超过71%,Fitbit 和 Garmin 的销量同比增幅分别只有11%和12.2%,整个智能穿戴设备的出货量在2016年第三季度为2300万支,同比增幅只有3.1%。

一度风光的 Pebble 终究也无法逃脱被巨头吞并的命运,最终在年底被 Fitbit 收购。

在经历了数年的发展之后,智能硬件产业现在正进入一个重新洗牌的阶段,秩序和格局已经确定,基本上不可能再有多少新的变化。

对 Fitbit、小米和 Garmin 这些占据了整个市场45%以上的厂商来说,它们未来的目标是围绕着智能硬件设备打造自己的生态,而对更多的创业公司而言,实际上,这块市场的大门基本上已经宣告关闭。

唯一的变数在于,在手表、手环这些在交互体验上还很简陋简单的智能硬件潮流之后,接下来的 VR 乃至 AR 设备领域,现在尽管已经有了 Facebook、索尼以及 HTC 等厂商争奇斗艳,但是,它们的产品都存在着各自的短板,而这些缺点以及由此带来的用户体验上的缺陷就是创业公司的机会。

在智能硬件领域,一波潮流正退却下去,而一波新的潮流正蓄势待发席卷而来。

互联网

二次元进军主流人群

实现度:★★★★✩

两个故事代表了二次元在2016年的发展状态。

虽然《你的名字。》(君の名は。)在日本本土获得了出人意料的巨大票房成功并成功地在国内引发了话题效应,但是,相比《哆啦A梦:伴我同行》(STAND BY ME ドラえもん)这样的作品,新海诚及这部电影本身没有多少群众基础,结果,靠着 ACG 文化的口口相传,这部本来在中国市场上没有多少卖相的电影最终却取得了5亿元以上的票房。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国内曾经一度是 ACG 文化标杆的 AcFun 现在却发展得每况愈下,几乎完全被后来者居上的哔哩哔哩超过。

不妨这样说,在经历了过去二十多年潜移默化的文化影响之后,在资本市场的催生之下,二次元文化正以前所未有的迅猛势头迅速入侵占据市场。如果说之前,二次元还是一个遵循着日本完善 ACG 产业体系的中国式假想的话,那么,现在它已经成了一个经过市场的成功经验论证、并且有了 A 站与 B 站两个操作不同结果也不同的案例的成熟商业价值链条。

二次元不再只是 ACG 圈子的狂欢,而是一个以年轻人为主要消费群体不断辐射扩散的消费文化现象。

《你的名字。》是这种扩散的正面案例,而 A 站的衰落恰恰是反面案例。

二次元文化和消费不是一个狭隘的圈子,而是一个话语和影响力,当它不止局限于年轻人,而通过越来越多的方式融入到主流用户群体之中,它获得的讲不止是关注度和讨论,而越来越落实到商业上的逻辑和潜力。

只有在商业上获得持续、健康的产出回报,二次元本身才算是真正进入到主流人群之中。

电影

后产品市场超越票房

实现度:★★✩✩✩

在2016年中国农历新年纯洁档期同时出现三部10亿人民币以上的电影的时候,绝对没有多少人会料到接下去的一年里,中国电影会遭遇那么沉重的打击。

2015年全国电影票房总计超过44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幅超过48%,自2010年突破100亿元之后,中国电影市场保持了连续5年最少30%以上的增长记录,按照人们的乐观估计,中国电影市场的规模在2016年将达到600亿元。整个上半年电影市场只有245.73亿元,同比增幅只有21%,远远落后于去年同期的49%的增速。而六七八三个月的暑期档电影票房甚至比去年同期出现了下降。

在注水票房遭遏制、IP 过度消费、重宣发轻作品、票价补贴等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中国电影产业在2016年终于显露出了它虚假繁荣背后的羸弱本质。

事实上,中国的电影事业还远远谈不上形成自己完整成熟、良性持续的产业链,从 IP 到电影再到衍生品的商业模式在今天中国的文艺市场上几乎还没有成功的案例,IP 开发和电影之间的互动和联系也无法望迪士尼等老牌公司项背。

如果电影工业本身水平有限,我们又如何能指望它能实现推动 IP 的转换和衍生来获得更大的商业回报?如果整个资本市场都只是汲汲于热炒时髦概念却无视文艺创作和商业开发的客观规律的话,我们又如何保证这个市场的正常合理发展?

事实上,在中国电影市场本身都还不健康的当下,奢谈基于电影和 IP 之上的后产品市场无疑是一种缘木求鱼的空想。

技术

《阿凡达3》采用VR技术来拍摄

实现度:★✩✩✩✩

卡梅隆(James Cameron)表示,《阿凡达3》(Avatar 3)将在2020年上映。

也许那时候 VR 已经成熟到可以应用于商业电影拍摄之中,也许那时院线的 VR 设施已经普遍到足以支撑起千万级别观众刚需的程度,也许那时候观众已经习惯了 VR/AR 场景下的观影体验。

但是,在2016年,上述的条件全都不存在,也全都没有发生。

事实上,无论是在游戏还是在电影领域,VR/AR 的大规模商业应用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而在解决软硬件技术上的难关之前,任何乐观的看法都是不切实际的。

互联网金融

P2P 上市潮

实现度:★★

陆金所之前规划在2016年下半年完成上市,最终未果,最新的消息是该公司将于明年登陆港交所。点融网已经放弃在2017年盈利的计划,转而寻求2018年在美国上市的机会。融360也并没有自己未来明确的上市规划,而91金融这样的公司上市的消息始终停留在传闻之中。

即使成功上市的 Lending Club 在2016年的情况也不容乐观,陷入违规贷款丑闻的公司 CEO 雷纳德-拉普兰奇(Renaud Laplanche)最终不得不辞职,相比公司上市初的25.74美元的最高点,现在,这家公司的估价已经跌至5美元。

P2P 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金融业的局面,这是一个值得我们不断讨论与反思的问题,但与此相比,更值得我们关注的问题在于,在监管力度不断加大的背景下,P2P 企业如何利用互联网思维去撬动金融行业的杠杆?如何在制度限制的束缚之下,寻找到自己的准确定位提高自己规避风险的能力,从金融的价值链上寻找到自己合理且可持续性发展的关键。

上市与否,并不是衡量一家 P2P 公司健康前景的唯一标准,整个大的金融环境和行业的健康才是它们未来能够持续发展下去的根本。

新能源汽车

特斯拉股价下跌超过20%

实现度:★★

让我们先来看几组数据,2015年12月31日,特斯拉的估价是240.01美元,年中最高点升至265.42美元,最低点探至143.67美元,到了2016年底,它的股价维持在210美元以下。

2016年前三个季度,特斯拉共卖出超过5.4万辆 Model S 和 Model X,而去年全年特斯拉的销量也不到5.1万辆,而在第三季度也录得了1.1亿美元的净利润,这也是特斯拉自2013年以来首次获得季度利润。

但是,情况并不像看起来的这么乐观。

26亿美元收购 SolarCity 进军能源行业虽然显示了特斯拉勃勃雄心,但是,汽车本身在电池续航、产能提升方面存在的问题直到今天依然没有得到完满解决,而无人驾驶汽车发生的车祸更是让特斯拉在这方面的投入和希望看上去并不像它说得那么美好。

对于特斯拉来说,最大的问题在于,在 Model S 和 Model X 产能缓慢提升的同时,计划中的 Model 3直到2017年下半年才会进入生产流程,特斯拉规划该车型在2017年的产量达到10万辆并在次年超过40万辆,而直到2016年10月,这款车型才进入“日程安排”。除了 Model 3,特斯拉还计划生产自己的 SUV 和皮卡,而这些计划几乎与上述安排处于同一周期之中。

显然,对特斯拉来说,未来几年的产能问题将是决定其未来发展的最关键因素。

移动互联网新闻

新闻客户端被资讯类应用超越

实现度:★★★★

去年大家还在讨论新闻客户端和资讯 App 之间的竞争关系,2016年的 fake news 却让我们意识到资讯应用或内容平台的弊端。

读者看到的永远都只是他们关心并想看到的,大数据算法乍看上去无往不利,但实际上的悖论却是,读者最感兴趣最喜欢的永远和事实、真相没有多大关系,他们喜欢的是耸人听闻和夺人眼球,他们希望看到的是被整理、加工成符合他们口味的故事。

事实上,从 Twitter 式新闻的兴起和由此引发的对传统新闻业的颠覆的讨论,我们就已经能感受出正逐渐成为主流的媒体——读者之间的内容生成传播机制趋势,传统新闻业正越来越多地被读者抛弃。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读者对需要核实、验证事实真相的新闻媒体已经兴趣缺缺,即使是假新闻和谣言,受众也不会在意和关心,正是因为信息爆炸和社交媒体的巨大威力,假新闻和谣言即使能被传播甚至快速大范围传播。

但互联网内容传播机制使得事实的真相也能同时处于一个后发却相对平等的竞争环境之中,这些角色和责任以往是由新闻媒体承担的,但是,却逐渐成为互联网自发的属性。

互联网革掉了新闻业的命,互联网重新了革命了内容与信息。 (本文首发钛媒体,由钛媒体资深记者胡勇整理、撰文)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