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探秘:Uber高级技术中心「ATC」与匹兹堡自动驾驶基地

[日期:2016-12-14] 来源:雷锋网  作者: [字体: ]

  

深度学习

 

  来源:TribLIVE 编译:Agnes Pan

  由Twitter的前副总裁担任软件开发的主管;由SpaceX,NASA喷气推进实验室和其他航空航天公司的员工负责安全工作;在Duolingo从事语言学习app后台开发的工程师来训练自动驾驶车辆识别匹兹堡道路上的信息……这是怎样一个豪华的团队!

  Uber的高级技术中心——ATC,已经在匹兹堡的Strip区占领了四栋大楼,并在Hazelwood的开发区建立了相应的测试设施,招纳了来自包括科技巨头、汽车大亨、匹兹堡机器人创业公司、顶级大学、酒吧、餐馆和零售店的各类员工。

  ATC就是让Uber的自动驾驶车辆成功上路服务的技术中心,使Uber成为美国第一家提供自动驾驶技叫车服务的公司。

  而且,Uber仅在两年内就实现了这个目标!

  “Uber所做的这件事是史无前例的。”卡耐基机器人中心的CEO Steve DiAntonio评价道。DiAntonio被Uber挖走了不少员工,其中还包括了卡耐基机器人中心的创始人之一John Bares。

  为了探寻神秘ATC的秘密,Tribune-Review整理一份了ATC员工的LinkedIn帐户,通过400多个从在线网络服务网站搜集的Uber员工公开个人资料(不包括司机),建立了一个在ATC工作人员的信息数据库,其中包括了姓名、职位、前雇主和教育背景。

  Uber一直没公开给出一个ATC 正式员工的数据。匹兹堡的市长Bill Peduto常说ATC有500名左右的员工,并随时打算将这个数量翻倍。Uber也从未否认过市长这一说法。

  第一天:一无所有

  ATC始于自动驾驶汽车,但开始的时候却没有车。

  前Twitter全球工程团队副总裁Raffi Krikorian,现在是ATC的软件开发主管,他在ATC创立后一个月就入职了,是中心的前50位员工之一。

  “我刚来的时候,各种设备和5辆福特Fusions的零件混乱地散落在地上。”Krikorian在采访中说道,“一切就像杂乱无章的操作间一样,我到ATC的第一天,这儿连一辆车都没有。”

  Uber为了开发无人驾驶车辆,一直在挖掘业内最顶尖的人才,创立全世界最优秀的机器人团队。在Krikorian加入之前,Uber就已经在全美国、欧洲和亚洲,使尽浑身解数招纳人才了。

  Krikorian表示,公司对于目前在匹兹堡获得的进展十分满意。这座城市不仅仅是人才库,Uber在第一时间从卡耐基梅隆大学(CMU)招募了40位机器人科学家和研究员,匹兹堡的很多公司还在这项研究展开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根据Tribune-Review的统计,大约13%的ATC员工来自机器人公司,而约10%来自匹兹堡当地的机器人公司,如4Moms、RedZone、国家机器人工程中心、卡耐基机器人中心等。 匹兹堡地图测绘公司Kaarta的CEO Kevin Dowling表示,Uber的众多员工都是在CMU实验室中培养出来的。

  Dowling表示,他们是创造者也是实践者,匹兹堡是世界上少有的具有如此密集机器人技术人才的地方。

  

深度学习

 

  Dowling透露,他认识的很多Uber现员工都是他在 CMU和4Moms时候的旧识。他在4Moms担任工程副总裁的时候,目睹了自己的一些员工投奔Uber。

  “我一直都鼓励员工去往对他们职业生涯更有意义的地方。” Dowling说道,“如果他们有更好的发展机会,我们为什么要阻止?”

  转型意义的技术创新

  在Twitter的时候,Krikorian和他的团队每天能将新产品推送上线达100次。 Uber需要这样的开发速度和规模。

  Krikorian描述道,随着团队的逐渐成型,Uber开始为自动驾驶车辆开发软件。当他和来自其他顶尖科技公司的同事,如Google,Facebook,Twitter,Amazon都就位后,Uber开始寻找开发大型软件的人才,将代码以最快的速度变为现实世界的技术。

  超过三分之一的ATC员工来自各大科技公司,而来自Google,Amazon,Twitter,Facebook,Yahoo和Apple的人占了其中的一半以上。

  此外,另外一半的ATC员工大多来自匹兹堡当地的公司,比如来自Nowait,NetApp和Duolingo这样的当地公司的员工,在ATC的另一半技术人才中占据了很大一部分。

  科技猎头公司A.C. Coy的总裁John Yocca说,Uber之所以如此具有吸引力,是因为他们所在做的是开展“转型意义的技术创新”。

  “他们在做一些之前从未有人涉足过的事情。” Yocca评价道。

  Krikorian认为Uber所做的就是,让这些人才在一个机器人技术开发的新环境中,继续做他们擅长的事情。而很多员工则认为自己拥有了焕然一新的角色。

  一位来自Duolingo的工程师,之前从事语言学习软件的后台开发,如今在Uber主要负责机器学习,即如何让自动驾驶汽车学会解读道路上的信息。Krikorian将Uber的ATC称作是“工程师的乐园”。

  约有12%的ATC员工来自大学或其他以教育为中心的非营利组织,CMU的教职人员占大多数,CMU的校友也是ATC的主要劳动力之一。

  ATC还招募了很多来自福特,通用汽车,特斯拉,大众,宝马和其他汽车制造商的员工。 Krikorian表示,这些员工本就擅长汽车设计,他们的技术与自动驾驶技术相结合,能更好地提高Uber车辆的功能。

  Krikorian还补充道,由于公司业务的性质,ATC也有很多来自航空航天领域的员工。Uber想要的是,那些设计过飞机自动驾驶仪软件的经验。Uber还希望拥有一些熟悉太空旅行和火箭的风险和安全问题的专家。SpaceX的一位前系统工程师现在就在ATC负责硬件工程。

  21世纪的新型制图者

  ATC的大部分员工的职位和工作性质中都包含了“工程师”的字眼,其中有12%的人负责地图开发。

  “我们直接从Google Map和其它软件中导入的地图还不够精确。” Krikorian解释道,“我们需要精确到厘米的地图系统,所以我们正在开发自己的地图和导航系统,我们的地图开发团队可以说是本世纪新型的制图员。”

  Krikorian透露,Uber的自动驾驶车辆开发是基于数据的。公司采集了大量的数据,工程师们用这些来自人类社会的数据,来训练电脑来做人类在做的事情。

  随着Uber自动驾驶车辆在匹兹堡各处进行试验,它们同时记录了各种环境信息。 ATC的标签工程师通过研究长达数个小时视频和雷达激光数据,来标记交通信号、行人等重要因素来训练计算机进行识别。

  Uber自动驾驶车辆的视野

  员工中还有一大类是车辆测试员,他们会在自动驾驶上路测试时,坐在驾驶室或副驾驶室,进行安全保障工作和测试过程记录。Uber的这些测试员来自各行各业,有之前的Uber 司机,还有曾经在酒吧、房地产、科技公司和酒店等各个领域工作过的人。

  很多人、很多公司都想开发自己的自动驾驶车辆。根据Indeed的调查,各类职业网站的数据显示,从2014年至2016年,与自动驾驶车辆有关的职位增加了7倍。通用、Google、福特、博世和宝马等公司都对此类人才有大量需求。

  Krikorian表示,他坚信如今Uber能为自动驾驶车辆开发提供最好的机会。那么,之后呢?

  “我们现在处于研发阶段,这很明确。” Krikorian表示,“并且我们正在逐渐展开一些生产方面的事情,而我们将要面临的挑战是,究竟ATC要继续开展更多、更深入的研发工作,还是转型进入一个全面生产的阶段?”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