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背景:
阅读新闻

【Uber车祸启示录】给创业者上了一课,也是中国自动驾驶超车的机遇

[日期:2018-03-27] 来源:新智元  作者: [字体: ]

作者:张乾

【新智元导读】Uber自动驾驶车祸事件给从业者敲响了警钟,而在大洋彼岸,北京发放自动驾驶牌照,让自动驾驶企业有了政策法规依据。中美自动驾驶领域呈现两种不同的情况,中国自动驾驶是否可以借此机会实现弯道超车?新智元创始人兼CEO杨静最近参加“Z·沙龙之一——智能驾驶·开启未来”,同与会嘉宾一起探讨中美自动驾驶的竞与合。

最近,太平洋东西两岸自动驾驶领域出现了截然不同的两种状况。

东岸:Uber自动驾驶车祸视频对外披露,原来行人并非突然间冲到路中央;西岸:北京发放自动驾驶牌照,百度成为首批持有者。

看上去,中美两国的科技公司在各自的赛道上让驾驶变得更自动,过程漫长,前途光明。但随着特朗普心电图式的总统签名出现在一份600亿美元的备忘录上后,这两条赛道开始面临交叉与冲突。

中国自动驾驶还有哪些弯道超车的机会?国内自动驾驶从业者如何看待Uber车祸事件?如果车祸发生在中国,行业是否会因此集体“减速”?

在23日中关村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举办的“中关村前沿技术系列沙龙——智能驾驶·开启未来”上,新智元创始人兼CEO杨静与中关村发展集团总经理宣鸿、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教授李克强、北汽研究总院孔凡忠副院长,中关村人工智能科技园董事长苗军,以及创业公司、投资机构一起,探讨了中国自动驾驶的技术方向与中美自动驾驶的竞与合。

Uber车祸的教训:若发生在中国,行业努力换来的技术、政策、标准等就会白费

Uber车祸发生后不久,事发地的警察局长曾说,无论是否为人类驾驶,在这种情况下发生车祸都是不可避免的,这件事可能不是Uber的错。

不过,最终公布的车祸视频显然不支持这位局长的说法。

视频中,49岁的当事女子并非之前报道的突然从路边冲向道路中央,而是车祸发生时,已经行走在马路中间。

“为什么会发生Uber车祸事件?如果车祸发生在中国的话,会对产业有什么影响?”杨静在沙龙现场向嘉宾提问。

新智元创始人兼CEO杨静

主线科技CEO张天雷表示,车祸发生的一种可能性是摄像头算法没有到位,但激光雷达不可能看不到人,这点大家很不理解;另一种可能性是汽车在行驶过程中某个地方出现了盲点。

“Uber车祸这件事对自动驾驶从业人员来说,是一种警示。在过去的几年里,自动驾驶产业呈现非常积极、狂热的上升趋势,行业里面有大量的泡沫和浮躁的气氛。很多团队认为,只要用几个月的时间攒一套技术的Demo,拿到钱,做自动驾驶的事就完成了。现在的行业技术,对于整个自动驾驶汽车来说远远不够。”

汽车行业存在非常高的门槛,很多IT企业在汽车测试、生产周期的管控上并没有经验,张天雷说,很多人认为,Uber车祸事件是行业快速发展中不可避免的结果,“如果现在大家还对技术不够重视的话,未来还会有更多的事故出现。”

对于国内来讲,如果Uber车祸事件发生在中国,整个自动驾驶行业之前所做的努力会遇到极大的挫折和影响,尤其是现在法律法规还不完善的情况下,国家已经在开放道路、测试规范等条件上支持企业创新,一旦发生车祸,无数企业换来的技术、政策、标准等将付之东流。

北京发放自动驾驶首批牌照,自动驾驶道路测试技术规范体系逐渐建立

在Uber车祸发生后的第三天,北京发放自动驾驶首批牌照。

自动驾驶政策是关乎企业进行路测的外部关键条件。在沙龙上,北京市交委科技处葛昱处长进行了智能驾驶政策解读。

北京市交委科技处处长葛昱

葛昱介绍,去年12月,北京市交委等部门发布的《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有关工作的指导意见(试行)》和《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管理实施细则(试行)》两份文件,规定了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的基本制度框架,对测试主体、测试要求、责任、管理流程进行了明确。在此基础上,逐渐形成自动驾驶道路测试技术规范体系。

此外,在发放自动驾驶首批牌照的同时,北京还组织建设了首个占地200余亩的海淀自动驾驶封闭测试场地,测试场包括城市、乡村的多种道路类型,具有丰富的测试场景和多层次的评测体系。

北京市交委还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顺义区和海淀区确定了33条共计105公里的首批开放测试道路。

在北京市发放的自动驾驶首批牌照中,百度成为第一批获取号牌的企业。“巨头在资源、生态建设上有天然的优势,政策会不会向创业公司倾斜,让它们在巨头的夹缝中获得发展机会?”杨静提问。

中关村人工智能科技园董事长苗军认为,政府的态度很鲜明,智能驾驶是大势所趋,代表汽车产业的发展方向,将来一定会有支持科技创新发展的政策,同时还应该完善制度,扶持创新创业企业。

中国发展自动驾驶:“城市升级,产业跃迁”的超车机遇

目前,国内互联网巨头已经将智慧城市在全国进行试点建设。“自动驾驶是未来智慧城市的基础设施。”杨静在演讲中说。

以雄安为例,雄安在智慧生活体验馆中展示了京东、百度Apollo参与的智慧交通体系建设,百度还在去年宣布将把雄安打造成全球领先的智能出行城市,这说明自动驾驶技术代表着未来智慧城市交通的发展方向。

另一方面,杨静认为,科技公司介入自动驾驶领域,也对传统车企形成压力,同时也是传统车企产业跃迁的机会,通过发展自动驾驶,传统车企能够在未来的智能驾驶、智慧交通中占有一席之地。

放眼到更宏观的视角,自动驾驶不仅是传统车企的机会,也是国家实现超车的机遇。

美国总统特朗普几天前宣布对价值约6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市场普遍担忧此举会引发中美贸易战。而特朗普在签署行政备忘录前的演讲中,直言此次针对中国征收关税的目的——科技领域。

美国是技术密集型产业最多的国家,全国有4400万人在高科技领域工作,技术也是美国经济未来的中坚力量。但现实情况是,中国的科技力量的崛起,正在让美国感受到压力。

“以手机为例,现在5G技术已经被中国的企业捷足先登,华为手机进入美国频频受阻就说明了美国的担忧。而美国也不想失去自动驾驶的技术优势,因此自动驾驶也是中美科技博弈的重要战场。”杨静说。

而不久前特朗普亲自下令否决的博通收购高通一案,也是白宫认为博通背后存在中国资本力量,一旦收购,将来可能会让中国的企业影响美国5G标准甚至是国家安全。

“因此可以说,自动驾驶是中美科技交战、BAT争夺、传统车企重塑与消费者关系的最前沿的领域。”

中国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任务:建设产业生态、路网设施、法规标准等六大体系

每年的CES代表了最新的车企动态与科技趋势,今年的CES上有18万人观展,超4000家企业参展。

北汽汽车研究总院副院长孔凡忠

在沙龙上,北汽汽车研究总院孔凡忠副院长认为,CES上聚焦智能和连接,以下趋势值得关注:

  • 新型造车势力:传统与新兴造车势力展示L3/4级概念车;

  • 5G、C-V2X通讯即将到来,已经先行布局;

  • 座舱交互方式多元化,手势识别成为关注点;

  • 多模组矩阵式智能照明和仪式感内外氛围灯,自动呼应智能座舱是智能驾驶模式。

在这种趋势下,中国智能汽车产业发展需要明确创新发展战略任务,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李克强教授总结为六大技术创新体系建设:

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教授李克强

1、自主可控的智能汽车技术创新体系。包括基础技术体系、共性关键技术、信息安全技术、测试评价技术、示范运行验证。

2、跨界融合的智能汽车产业生态体系。包括核心零部件、商业模式、整车和市场。

3、先进完备的智能汽车路网设施体系。包括高精度定位系统、高精度地图定位系统、大数据基础云控平台、车用无线通信网络、智能化道路基础设施、智能道路交通管理网络。

4、系统完善的智能汽车法规标准体系。包括健全智能汽车相关法规、完善智能汽车中国标准、推动智能汽车认证认可。

5、科学规范的智能汽车产品监管体系。包括汽车运行监管、注册登记管理、研发制式测试管理。

6、全面高效的智能汽车信息安全体系。从“端(车辆)、管(局域/广域)、云(云控平台)”三方面入手,加强关键芯片、传感设备、基础软件、核心算法等环节安全防控。

作为中国战略性产业策源地,中关村在实现中国智能汽车创新发展中具备天然优势。

中关村发展集团总经理宣鸿

中关村发展集团总经理宣鸿介绍,目前,中关村自动驾驶整车制造企业有20多家,自动驾驶零部件的企业有50多家,自动驾驶产业初具规模。更重要的是,全国一半的人工智能企业,都集中在中关村,在政策、资本、人才、技术四位一体的组合下,聚集了覆盖自动驾驶全产业链上下游资源的中关村,将推动中国的自动驾驶产业驶入超车道。

中关村人工智能产业园的产业体系

中关村人工智能科技园董事长苗军

而在中关村14个科技园中,位于门头沟区的中关村人工智能产业园是最新才成立,产业定位以人工智能产业为主,依托中关村人工智能产业的丰富资源和企业,中关村人工智能产业园将建立基础产业(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智能核心技术(语音、视觉、生物识别、深度学习)和智能产业(智能制造研发、机器人、智能家居、智能医疗等)三级产业体系。

车路协同改变通信、汽车工程、交通三大领域,物流与环卫存在创业公司机会

现在自动驾驶无论从技术还是从政策上,都需要完善,但是从全球的发展趋势来看,智能化是汽车发展的大趋势。

千方科技产品研发中心总经理曹坤看来,未来的交通发展趋势,一定是车路协同,再智慧的车,再智慧的路,发展到车路相伴相生的时候,需要顶层设计,需要相互融合去真正实现车路协同。

车路协同大概可以涵盖三方面的内容,第一就是通信领域,第二是汽车工程,第三是交通领域,无论是技术、产业、产品,任何一次产业融合,都会给社会带来技术的创新变革,产品的创新变革和新的商业发展机会。

其中,环卫和物流是自动驾驶产业商业落地的两个细分领域。

智行者科技创始人、CEO张德兆已经带领团队研发自动驾驶物流配送车和环卫车。“因为我们逻辑就是全国有多少快递工人,物流这个市场空间有多大;全国有多少环卫工人,环卫市场空间就有多大。”

智行者这样的专注自动驾驶细分领域落地的企业还有一个逻辑,就是现阶段自动驾驶车的商业模式不应该为客户提供“企业”,应该给客户降低成本。

比如以自主泊车为例,如果现在自主泊车是2C模式,车厂将几十万的车卖给消费者,但消费者不会因为自动泊车这样一个单一功能花十几万。“但是这个功能如果变成2B,就卖给分时租赁公司,能降低运维人员成本,通过三年五年分摊之后,社会整体的成本比用人的成本要低,这个场景就是通的。”

除了细分领域外,从汽车的“大脑”切入是另一种路线。汽车的“大脑”是智能驾驶所需的从感知人和决策、规划、控制的部分,北京奥特贝睿CEO彭永胜认为,基于这样汽车大脑,可以给整车厂、特种行业的车厂、个人消费者提供服务。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stor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