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背景:
阅读新闻

造车新时代,G7要生产自动驾驶卡车顺便“改造”物流行业

[日期:2018-04-17] 来源:凤凰科技  作者: [字体: ]

有这样一个让人惊出一身冷汗的数字:在一天当中,行驶在路上的卡车司机,闭眼超过3秒的时间,超过26944次。

一辆总重6、70吨的货车跑在高速上,而司机却闭着眼睛超过3秒,危险似乎近在眼前。这时候,装上了G7驾驶员监测系统的卡车会发出警告,提醒司机:你已经处在疲劳驾驶状态。这是G7智能车队管理系统中的一个重要产品:安全机器人。

成立8年至今,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兴起,如今的G7称自己为“智慧物联网公司”。

它所打造的智能车队管理系统服务物流企业超过5万家,连接车辆超过60万台。“如果说过去15年或20年的互联网主要是解决人跟人之间的问题,后面的5年到10年一个很大的领域是要解决人跟物体、人跟设备之间的关系问题。”在采访中G7总裁马喆人如是告诉36氪。

三个机器人

通过为平台上这60万辆货车配备各种传感器,G7把这些车辆变成了一个个智能终端,车辆支持实时向G7后台反馈数据。

车辆位置、速度、行驶线路、行驶状况、进出区域、停留时间、油耗、司机驾驶行为、司机考勤、货物温度、货物装卸等跟物流运输和行车安全强相关的数据都可以在G7后台实时感知到。

上面这些数据有着大量的价值,G7用它们做了几个产品,分别叫做安全机器人、调度机器人和财务机器人。

安全机器人:为了降低事故率,很多物流公司会给车队安装摄像头,安全员会在监控室通过摄像头传回的视频远程判断行车速度、驾驶员注意力是否集中、前方路况等,一旦异常立即提醒司机,避免潜在危险。

相对人类安全员始终存在无法长期集中注意力的问题,G7的安全机器人可以7×24小时实时监控大屏幕上的每一辆车,通过AI算法不断的检测+判断,前方路况是否异常,司机低头、闭眼是否疲劳驾驶。

效果是显而易见的,翟学魂透露,应用机器人的车队事故率降低了75%。

调度机器人:物流行业非常强调准点,这很好理解。比如说生鲜、快递的准时,直接与电商的产品品质、用户满意度挂钩,更别提像危化品、医药等品类了。所以调度员是一个非常关键的职位,调度员的问题在于单个调度员可支持的调度规模有明显的瓶颈,而调度机器人依据大数据在大幅减少调度员的同时,可以从更宏观的层面通过AI算法调度运力、高效匹配供需两端。

财务机器人:财务机器人比较好理解,一趟运输跑下来多少油费、多少过路费、司机工资、其他成本……不同路段、不同货物的资费模型都不一样。而财务机器人的作用就是自动统计所有成本支出,供物流公司做比对、结算和支付。

安全机器人,降低事故率;调度机器人,提升供需匹配效率;财务机器人,提升效率。如果一家物流公司全面应用机器人,对成本的降低、效率的提升又是叠加的。比如说车队刚出发行至某路段就遭遇堵车,安全机器人将延迟反馈给物流公司,物流公司同步给货主;货主提前获知车队出现延迟,可以优先处理这个问题,将损失降至最低;财务机器人会全程自动统计由此造成的额外成本。

仅凭物联网数据+AI算法,G7已经对推动货运行业的效率出现显著的改进。G7做对了两件事,第一,收集物联网数据的摄像头和各类传感器行业已经高度成熟,不存在自动驾驶汽车传感器成本居高不下,难以推广的问题;第二,无论是驾驶员疲劳检测还是车队供需调度算法都有商业化案例,虽有改进空间但无落地难度。

图片来自G7官网

物联网数据+AI+的财务统计软件,让G7面对相对原始的货运行业展现出近乎攻城拔寨的势头。京东、顺丰、苏宁、国美、亚马逊、长安民生(全球第三大汽车物流集团)都是G7的客户,G7物联网平台上连接了超60万辆卡车。

软件到硬件

G7总裁马喆人说G7本质上是一家技术公司,深耕技术也让G7尝到了一点甜头。站在自动驾驶技术变革行业的当口,G7打算从软件到硬件,生产智能卡车。

目前的传感器都是后装,之后的智能卡车在设计之初就考虑传感器合理布局。此外,基于大数据的挖掘帮助车厂优化车辆结构的设计和工况的设计;在规模化运营体系下,优化商用车辆沿着全运输线路网络的调配能力。

今年4月,G7联合蔚来资本、普洛斯成立了由G7控股的新公司,致力于研发“自动驾驶新能源智能重型卡车”。蔚来资本投资了Momenta、容百锂电等诸多汽车产业链上下游公司,还与长安、广汽等达成了合作。而普洛斯是中国最大的物流基地运营商,毫无疑问,这两家合作伙伴会在G7的卡车落地中提供可能的资源支持。

产业链的下游,还是普洛斯。G7与普洛斯成立了合资公司“际链”,把仓库物联网化,给仓库门、园区入口、月台、起重机、各种工业设备都配备传感器和软件系统实现自动化。

盘点一下G7的竞争优势,它的每一个点,几乎都有对标企业。单拣出调度机器人,就是货运版的滴滴——当然了,滴滴平台上的用户是司机与消费者;G7的服务则是以物流企业为整体;调度+财务机器人,就是Uber去年推出的 UberFreight项目;安全+调度+财务机器人产品组合,与特斯拉推出的Semi Trunk电动卡车及配套系统如出一辙,区别在于特斯拉要到2019年才能量产,而G7通过后装的形式已经成功将之商业化。

一个细节,特斯拉研发纯电动半挂可以理解,但上面G7也致力于研发“自动驾驶新能源智能重型卡车”,这是为什么?

翟学魂透露了一个资费模型:假设一台卡车的营收为100万/年的话,大概需要支付20+万的人力成本、接近30万燃料成本、30万左右其他成本。而电动车的燃料成本是明显低于燃油车的。结合研发“新能源卡车”换个角度看,G7所有的布局都是围绕降低成本、提升效率来的。

车和家CEO李想讲过一句话:TCO是货运和出行第一定律。TCO(Total Cost of Ownership ):即总拥有成本,包括产品采购到后期使用、维护的成本。以货运车队为例,TCO包括车辆购置成本、车险、燃料成本、保养维护成本、人力成本等。

G7的安全+调度+财务机器人组合,大幅提升效率&降低人力成本;参与设计、制造卡车,研发自动驾驶技术、对物流仓库升级,同样是为了大幅提升效率&降低人力成本。

这家成立于2010年的公司,在最近两年连续获得腾讯、淡马锡、国开金融和普洛斯这种顶级互联网巨头、财团和行业巨头的投资。包括G7总裁马喆人,此前是腾讯车联网、地图和自动驾驶业务的副总裁。

在G7成立之初兜售面向车队管理的SaaS服务阶段,它并没有展现出明显的竞争优势。直到近两年开始重研发、重技术,以合理的传感器硬件辅以AI算法,公司才开始快速发展。

G7的故事还在继续,它值得互联网人思考。前百度研究院院长林元庆说过,对于AI来说,每个传统行业都存在着大量的机会。互联网公司不必盯着新零售、共享出行、自动驾驶这些白热化的赛道鏖战,任何一个传统行业+AI都有改造升级的可能。

G7对物流行业的改造就是明证。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stor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